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科幻·灵异 > 重友,轻色 > 第四十九章 血战,阴晴不定
听书 - 重友,轻色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十九章 血战,阴晴不定

重友,轻色  | 作者:央角豆|  2022-08-16 22:36:3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温冠玉如坐针毡、度日如年。风国兀虽已无性命之忧,但仍旧虚弱,根本撑不住长途跋涉,万一泄露行迹,他也根本护不住。

若三弟真是被定王所救,以他对定王的了解,他反而还安心些。可这英城庄主,形容怪谲,举止诡秘,就连端茶倒水的人都能看出是训练有素、规矩森严。如此龙潭虎穴,即便没表现出会对他们不利来,他又怎能心安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。

何况,今日午后起,他的消息便再没传进来过。

“二哥,你先回去吧!”风国兀是七窍玲珑心的,怎会不知他的心思。

“我之前已经让人在外面准备了。你就不用多虑了,好好养身子最要紧。”正说着,他急一摆手,示意他别出声。

果然不一会儿,院里便传来车轮辘辘的声音,随后便是纷乱的脚步声。

他起身出去。正厅门里已经立起了一架屏风。不知屏风是什么材质,竟隐隐透出一股子檀香。

英城庄主端坐在主位,纤细的手指轻按在银色假面上。他双眼微颌,嘴角沁着阴冷的笑意。偏偏银色发丝顺滑地穿过雪白的脸庞,又悬垂在皓白的锦缎长衫上,连他这样遒劲的男子都觉得是致命的诱惑,说不出的诡异

只他愣神的这一会儿,小厮们已经鸦雀无声地摆了茶点、折扇、话本,溜溜地靠墙站了一排。

他正不知何意,外面已经乒乒乓乓地打斗起来。不过片刻,血腥气已经盖过了檀香,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。

“庄主,这是?”

“杀我的!”他声音沙哑,淡定地端着茶杯——白皙,纤弱。不娘,就是有些诡异。

即是有人来杀他,那他躲来这里是几个意思?但这话终究太过唐突,就连问一问来的是什么人,也是不该的。是以,他倒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直直站着。

眨眼间过了一刻钟,又仿佛过了几百年,惨叫声还是此起彼伏,只是打斗纵跃之间,只剩了轻微的噗噗声,足见地面已经堆了一层人。

嘭——

门被一脚踢开。三个黑衣人腾空越过屏风,三把长剑闪着森寒的光已经到了他面门。与此同时,里间的窗格也搁楞作响。

他心下大骇,飞身后跃,半空中在门框上踏步拧身,腰间软枪已然抽出。

“是,是掌柜!”里间来人惊呼一声,纵身后退。

他的软枪便偏了一分,只在那人腰间一挑,便任由他飞身而出。

那庄主显然没有一点放松的意思,外面的打斗愈发猛烈,又惨叫了一刻钟,才终于回归了平静。

他心下惴惴,听见一桶桶泼水。显然是在打扫战场了。

完了,结束了?

他刚这么想,就听见该有几百人的齐刷刷的脚步声,随后都隐没在院子里。

难道还有人要杀进来?到底是敌是友?

英城庄主冷呲一声:“温少主该不会以为来人是救他的吧!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。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是来杀人的呢?”

说话间,箭矢破空之声便不绝于耳,还伴随着“有埋伏”的北齐土话。他身子冷不丁一颤。“你到底是谁?把三弟带来此处,所为为何?”

他的气息明显冷了下去。“停——!”

箭矢声戛然而止。

“温冠玉,是你行事不周,一到晋阳就漏了行踪,连累了我,还好意思质问我?

吩咐下去,既然人家不领情,我也没必要当这个冤大头。他愿意让自己的人卷进来送命,就随他去!”

他刚要解释,风国兀在里边闷哼一声,他惊出一身冷汗,一纵身就扑到床前去。

风国兀气喘吁吁,握着带血的匕首,只说了句“老二的人”,就眼皮一翻晕死过去,腹部鲜血已经渗透出来。

他绕到床围后面,果然一黑衣人仰倒在地,双眼兀自张着。

“少主!少主!”

跟着他的三个人终于闯了进来。也许是被放进来。他也不矫情,径直吩咐:

“发信号,务必护住三弟!”

他话音刚落,已经闯进来十几个人。

那三人默契地把十几个人逼退出去,守住门窗,留他守护风国兀。

眼见床榻的位置不好固守,他腰上用力,生生把大床推到靠墙,摘门板就把风国兀抬起,连人带板藏到床下。

他刚弄完,便有人闯进来。其中几人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,就为了缠住他,另一人已经直奔大床,挥剑就砍了下去。他飞身抬腿,一剑封喉,将那人直接斩落在床上,一把扯过床幔盖上。

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他的支援却半点没有要来的迹象。那庄主也只端坐着,除了偶尔解决几个不开眼的奔着他去的黑衣人,真的是打定主意要袖手旁观了。

他微一走神,几柄长剑同时朝他袭来,且只攻不守,这是拼着人海战术了。几次冲锋,风国兀便藏不住了,早有人长剑直奔床底。

他大喝一声,踢偏几把剑,借力飞扑过去,长剑直入那人后心,可与此同时,也意味着他放弃了自己的身后。

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来,几声惨叫。

那庄主的铁轮椅直接砸死一人,他自己飞身之际,几把暗器已经钉在几人咽喉,同时一把锋利的匕首也在两人颈间划过。轮椅稳稳落地,他也翩然入座,任凭鲜血飞溅,白衣纤尘不染。

劫后余生,温冠玉躬身施了一礼:“多谢庄主!”

“哼——”他悠悠转动轮椅,眼神幽深,捂着口鼻,转身看他的人解决战斗。“我记仇的很,救的也不是你!当不得你一个谢字。”

“庄主!”一个小厮跑进来,大胡子拉碴,却笑得傻乎乎的。“庄主,后进来的这批人内讧了!动作也软绵绵的,不禁打,没几下都口吐白沫了。”

内讧?温冠玉顿时一惊,心一横,给几个手下一个眼神,就冲了出去。

满院子或躺或卧,都是缺胳膊少腿、龇牙咧嘴、瞪眼的血人,惊得温冠玉脚步踉跄。

什么内讧,分明就是他的人。而且,庄里的人一走一过,有的直接补刀,对他的人,就直接略过,分明就分得清楚的很。

他转身就碰上那庄主,只觉得他黝黑的眸子略略发紫,却晶亮非常。

“庄主!”小厮又飞奔跑来,惊得树上的小鸟,嗖地飞起。“庄主,涵碧山庄的孟兴欢少主把卢庄头五花大绑送来了,还说让咱们带着红布条出去清理隐患,今天他们的人行事会臂带绿布条,说是为了避免误伤。”

“那便去办吧!此时也的确不宜节外生枝。卢庄头?撬开他的嘴。”他摆手让小厮走,回头阴恻恻地看着温冠玉。

“温少主,看来短时间内你又走不成了。不如做个交易!”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