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历史·穿越 > 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 > 第11章 冠州(三)
听书 -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1章 冠州(三)

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  | 作者:荷花叶|  2022-08-17 12:31:3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赵竟开怀大笑,“没错就是你!赶紧回去收拾东西,你表哥过会就来接你!”

赵凌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爹,是您老糊涂了还是皇帝昏头了,让我带兵打仗?”

“臭小子,别胡说八道!让你去你就去,废话那么多干嘛?平时你不是挺能的吗?现在让你去打东翼骑兵,怎么怕了?”

赵凌寒连忙摆摆手,“不是不是,我怎么会怕东翼小贼呢?我就是奇怪,魏薇不是在京都嘛,那魏初肯让我去收复冠州?”

魏薇一听到魏初的名字,她一脸紧张的看着赵凌寒。

赵竟一脸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哪知道,我又不是魏初,让你去你就赶紧去!”

赵凌寒撇撇嘴,“好吧!”说着,又扭头对着魏薇说道:“阿沁,你就在府上好好待着,等我回来。”

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啊?”

赵凌寒一愣,他也是第一次带兵打仗,他自己都没有把握能收回冠州。若再带上一个宁沁,他担心自己无法两边顾好,便开口拒绝了宁沁(魏薇)“阿沁,战场上凶险,我怕我照顾不到你……”

魏薇笑道:“放心好了,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!走吧,我们快去收拾东西吧!”

赵凌寒见魏薇执意如此,只好勉强答应。

赵竟见赵凌寒转身准备离去,又将他叫住,“阿凌,小莱新做了几套苗疆的衣服,你都给宁姑娘带上,真要是有个万一,那翼兵见到苗疆的人,兴许还能手下留情。”

赵凌寒诧异的看着赵竟,“爹,你好奇怪啊!说说,又在打什么主意?”

赵竟一言不发的看着赵凌寒,他哪能打什么主意啊!不过是想着自己的儿子有军功在身,早日成家立业,摆脱赵氏的控制罢了。

但这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他抬手一挥,“快走吧!”

赵竟看着赵凌寒远去的背影,这一刻他才清楚的知道,赵凌寒是真的长大了。以前他总想着赵凌寒长大成人后一定要坐上自己的位置。可经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,他现在只希望赵凌寒能平安无事的过完这一生就知足了。

魏薇和赵凌寒收拾好东西后,一走出魏府,那陆之云已在魏府门外等候多时。

赵凌寒上前说道:“表哥,你来多久了?怎么也不进去坐会?”

陆之云一脸严肃,双目直视着赵凌寒,“还坐?我这心急如焚,你倒好,悠哉悠哉的,怎么?还要带个丫头?你当是去云游的?”

赵凌寒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好哥哥,咱快出发吧!”

说着,便扶着魏薇上马。

魏薇看着前面这位冷面寡言的男人,低声说道:“原来他就是陆之云。”

“是啊!他就是那个听调不听宣的白面将军陆之云。”

魏薇一听这话,连忙转过头,只见赵凌寒正跟她同骑着一匹马。

赵凌寒看着魏薇一副惊讶的表情,不解的问道:“你怎么这副表情啊?”

魏薇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骑马啊?”

“难不成你会骑马?”

魏薇一脸假笑,低声说道:“皇上还真是高明啊!明着点你出征,实则是让赵大人把陆之云给请来来。”

赵凌寒耸耸肩,“只要能将冠州收回,一切都好说。不过,最直接的方法不应该是让夜墨煊去冠州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魏薇沉思了一会说道:“夜墨煊与陆之云是死对头,皇上此举用意深啊!”

赵凌寒与魏薇四目相对,“想不到你懂得还真多!”

魏薇正想矢口否认,陆之云将马儿调转过来,对着赵凌寒大喊:“快点走!是没吃饱饭吗?”

赵凌寒见陆之云怒气冲天,他扬鞭策马,直接从陆之云的身旁跑过,将军队远远的甩在后头。

深夜,郊外。

廖飞花瘫坐在树下,双目无神的看着那暗淡无光的夜空。

一夜之间,他从三省巡按变成了朝廷要犯。

“啊啊啊啊!”廖飞花仰天大喊,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”

“吵死人了!”

余念雪从树上飞了下来,双手插着腰,呵斥道:“你这书生,大半夜的扰人清梦,真是可恶至极!”

廖飞花连忙站起来看着那树足足有十丈之高,连忙问道:“姑娘,你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,就不怕摔死吗”

余念雪那淡淡的双眉轻轻一挑,“书生,我不怕摔死,就怕被吵死!所以,现在请你从哪来就回哪去,别在这里鬼哭狼嚎的!慢走,不送!”

说完,她将身一跃,飞到树上。

廖飞花依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瘫坐在树下,“回不去了,无处可回了。”

余念雪一听这话,又从树上飞了下来,“怎么就回不去了?莫非你落榜了没脸回去见爹娘?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明年再考就是了,快回去吧!”

廖飞花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早知如此,我还不如不进京赶考,一辈子默默无闻兴许还能有一间草屋给我遮风挡雨。如今连个去处都没有,姑娘还这般赶我……”

余念雪闻言脸色突变,不满的说道:“你这书生好生厉害,三言两语说着反倒成我的不是了。你叫何名,家住哪里?”

廖飞花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,“廖飞花。”

“廖飞花?你会飞花?”

廖飞花摇摇头,“我不会飞花。”

“廖飞花?”余念雪琢磨着着名字好生耳熟,她从翼州赶回大俞境内好似在哪听过这个名字。她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脑袋,不一会说道:“哦,我知道了。你就是那个草包巡按廖飞花!”

廖飞花没想眼前这女子竟知道自己,他羞愧的低下头。

余念雪笑道:“你也不必如此,那俞彦文是不会承认自己有错的,所以只能你背锅了!不过,你还挺值钱的,一百两黄金呢!”

廖飞花抬头看着余念雪那眼馋的模样,连连说道:“别这么看我,别这么看我!”

余念雪抿嘴一笑,“想什么呢你?”

“还未请教姑娘芳名?”

“我叫余念雪,江湖第一女杀手!”

廖飞花闻言,吓得紧抱着大树,“女侠饶命,女侠饶命。”

余念雪笑道:“瞧你那样,难怪俞彦文看不上你!这下好了吧!全冠州的百姓都恨死你了!”

“那,那冠州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听说朝廷会另派大将去收复,对了,俞彦文连夜诏夜墨煊进宫,所谓何事呀?”

廖飞花又是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,“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而且,而且冠州之失真不能怪我!”

余念雪嘴角微微上扬,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廖飞花,“不说也没关系,看在你这么值钱的份上,我不下手都不行了!”

廖飞花一听这话,撒腿就跑。

余念雪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并没有去追廖飞花,她一个转身,又飞到了树上继续睡着。

本以为可以睡个好觉,不曾想一阵阵呼喊声又传入余念雪的耳中。

她不耐烦的睁开眼,只见那廖飞花神色慌张的朝着大树跑来。

余念雪翻了一下白眼,从手中飞出长布将廖飞花拉到树上。

廖飞花一脸感激的看着余念雪,他刚想开口道谢,却被余念雪用手捂住了嘴巴。

那些官兵见廖飞花突然之间不见了踪影,他们四处寻找,还是一无所获,这才缓缓的离去。

廖飞花扭头想道谢,但见余念雪紧闭双眼,只好闭上嘴巴不再说话。

天一亮,余念雪便带着廖飞花从树上飞了下来。

廖飞花对还未亲口道谢一直耿耿于怀,他拱手说道:“多谢姑娘昨夜出手相救。”

“好说,好说,现在天亮了,那就此别过。”

说完,余念雪转身想走时,那廖飞花又跑到她前面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姑娘,能不能带上我啊!眼下我并无去处,那官兵又四处追捕我……”

余念雪莞尔一笑,“书生,你可知我是什么人?”

廖飞花视线一沉,“当然知道,你是杀手。”

“知道你还跟着我?要是我哪一天接到的单是要杀你,你说我是杀你呢还是不杀你呢?”

廖飞花一怔,犹豫了一会又说道:“左右都是死,我情愿死在姑娘的手上!”

余念雪一听这话哈哈大笑,“你这书生,我除了是杀手的身份之外,我还是问春宫的人,你可知问春宫是什么地方?”

“问春宫?那个,那个专门与朝廷对着干的地方?”

“正是,书生,你恨俞彦文吗?”

廖飞花低声说道:“难怪你敢直呼当今皇上的名讳,原来你是问春宫的人。我怎么恨皇上嘛?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,何况一开始我就想借着这机会亲近皇上,如今事情搞砸了,也只能怪自己。”

余念雪没想到这廖飞花脑子倒是挺清醒的,不像其他落难的官员一般只知道怨天尤人。

“那你要跟我去问春宫吗?”

廖飞花坚定的说道:“不去,去了我就真成了叛贼了。”

余念雪抿嘴一笑,“看来,你还是对俞彦文抱有希望嘛!”

廖飞花向余念雪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,“救命之恩没齿不忘,但让我进问春宫,那是万万不能,告辞。”

余念雪看着廖飞花毅然决然的离去,不禁连连摇头,“真是可惜了!”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